【行業動態】

中外酒文化差異

作者:佚名  來源:中國白酒協會  時間:2017-10-30

酒在我國是一種文化與精神的象征,就全世界而言也是一種廣泛的溝通與交流的工具,在文化交流中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隨著全球化進程的加快,跨國貿易和跨文化交流越來越緊密,我國酒文化也到了國際化傳播和走入國際市場的階段。但中西方酒文化之間差異巨大,在各方面幾乎都存在天壤之別,對比來看也十分有趣。  

比如起源方面,中國比較公認的說法是杜康造酒說;而西方則把酒解釋為神造的產物:古埃及人認為冥王奧西里斯(Osiris)是酒的發明者,古希臘色雷斯人信奉的是葡萄酒之神狄奧尼索斯(Dionysus),認為是他把酒帶到人間來的。古羅馬人眼中的酒神則是巴克斯(Bacchus)。  

釀酒原料方面,中國是以谷物為主要原料造酒,而西方則以水果為主發酵釀酒。對于這個方面有種推理認為,中國古代人們集中居住生活的黃河流域是溫帶大陸性氣候,這種氣候適合高粱和小麥等糧食作物的生長,所以選擇糧食作物作為釀酒原料也是理所當然的。而以歐洲大陸為主的西方,特別是地中海沿岸的地中海氣候區的氣候及地形都非常適合葡萄的大面積種植。時間一久,人們對于酒的選擇形成了一種偏好。自然地理環境加上社會文化的傳承,共同促成了中西方人們對酒的不同選擇。  

酒器方面,中國的酒器紛繁復雜,主要以青銅器和瓷器為主,如樽、觚、彝、卣、角、觥、杯、壺、盞、盅等,每一種酒器都有自己的功用,形狀不一。如壺是“一種長頸、大腹、圓足的酒具,也能用來盛水”。爵是“專門用來溫酒的器物,下有三足,可以架于火上”等等。而西方酒器則多是玻璃制品,透明的高腳杯適宜人們在喝酒的時候品酒,不僅品其味,更做到觀其色,聞其香,而且每一種酒都有其固定的杯型。由此可見,東西方國家對于酒器都非常重視,酒器種類的繁多不僅僅是因為社會生產力的發展,同時也是由于等級制度的需要,常常通過不同的酒器來代表不同的身份。  

飲酒方式上,中國人主張每次只飲一種酒,認為幾種酒同時下肚后酒力不易發散,容易喝醉傷身。西方人喝酒則完全相反,講究吃一道菜換一種酒,什么菜配什么酒。此外飯前要喝開胃酒,餐后還要喝雞尾酒或威士忌、白蘭地一類的蒸餾酒。如此一頓飯吃下來總得喝上五六種酒。  

飲酒風格上,臺灣學者柏楊先生在《酒的誘惑》中說的好:“因國情不同,喝酒的文化也各異。中國人喝酒崇拜的是淺斟低唱,故叫飲酒而不叫喝酒。飲者,慢慢從牙齒舌尖滑進咽喉,而喝者大口大口往肚子里猛灌之謂。”這段話可謂中西方飲酒方式差別的概括了。  

在酒禮方面,中國人十分注重“敬酒”“勸酒”等禮儀,時刻體現著對賓客的尊重。西方人則很少勸酒,在飲酒禮儀上顯示著對個人意愿的尊重。  

解酒方法上,大家的想象力也頗為不同,中國以茶和中藥解酒,西方則有雞尾酒醒酒法、洗桑拿醒酒法等等令人眼花繚亂目不暇接......  

酒對于中國人而言,已經與人生與社會交相輝映生生不息了。中國酒文化博大精深,一是歷史悠久;二是輻射面極廣,從政治、軍事、經濟、外交、文學到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無不能看見酒的身影。所以對于中西方酒文化交流而言,也容易讓西方人在解讀酒文化時產生困擾和誤解。如今,互聯網縮小了地區之間、國家之間和民族之間的距離,縮短了國際間交流的時間,開創了新的傳播渠道。這種情況,是求同存異,向國際市場推廣中國傳統酒文化的一個良機。  

首先,應相互了解并學習西方的酒文化。學習并不是完全地效仿對方的酒文化或者摒棄自身的酒文化,而是要避免以民族主義的心態去看待對方,從而造成文化沖突和摩擦。要盡量以一種“協同”的態度去處理跨文化交際中因文化的差異造成的問題。在跨文化交際的過程中,我們不僅要區分中西方酒文化的差異,也要多介紹中國酒文化的優點,為走向國際市場作鋪墊。  

其次,推廣中國酒文化并不僅僅是傳播出去,更重要的是在傳播過程中讓對方接受并認可,所以文化的傳播往往伴隨著價值觀的滲透。中國酒文化是扎根于傳統的中華文明中,誕生在中國的土壤上,通過數千年的傳承和淵源積累而成,酒文化的生命力來源自中國文化,酒文化國際傳播也要與中國文化的國際化、價值觀相結合。  

最后,產品的國際化。文化傳播的差異與磨合,最后還是要落腳于產品。用中國酒文化帶動酒品的傳播是一種方式,產品自身的國際化也會對文化傳播推波助瀾。可以嘗試在產品標識、廣告語、營銷方式等方面進行進行國際化的改變,更加適應國際市場。  

總之,我們應著眼于中西方酒文化之間的差異,在明確酒文化傳播對象、傳播手段的基礎上,結合中國文化的價值觀,避免在跨文化交流過程中可能出現的摩擦與問題,不遺余力的弘揚我們傳統酒文化,盡力發揚中國酒文化,形成彼此包容、相互欣賞的氛圍,最終讓我們的產品逐步的走向世界。


快乐飞艇全天计划图片